立博手机版

今天是:
 
       
今日要闻 五县五化 县内动态 民情通道 言论荟萃
领导要闻 公告公示 党政在线 专题版区 外媒看松桃
便民信息 求职信息 企业招聘 便民查 询
供求信息 商家展厅 楼市信息 家居 家装
人文松桃 苗乡文化 松桃旅游 特色美食
光影松桃 城市风景 社会纪实 松桃网评
投稿信箱:stwbjb@163.com  联系电话:0856-2323055  QQ:491069448  QQ群:156155093  微信 号:stw085699888 松桃网站办公地址:松桃苗族自治县行政中心三楼
 
 您当前位置:松桃网 >> 文化旅游 >> 苗乡文化 >> 小说窗口 >> 浏览文章
立博博彩手机官网
时间:2019年04月26日    信息来源:本站原创    点击: 次

  七十年代,在湘、黔、川三省交界的地方,有个小山村,叫深沟村,这儿交通不便,山高林深,冷落偏僻。长期以来,深沟村村民们过着一种与外界隔绝的闭塞生活。
  
  别看这里文化落后,但深沟村山前山后,泉水甜,溪水清,风景优美,气候宜人,经常出现的雾气孕育出更多的俊男美女,村里的男男女女都润出了一双双如百灵鸟的好嗓子。这儿的男女老少尤其爱打山歌,并且形成了一种通过唱山歌寻求爱情的乡俗。一到夜间,村里村外,歌声四起,一帮情窦初开的后生崽和山妹子,红着脸,带着羞,把自己心底的爱,毫不遮掩地唱给相中的意中人。可是,这个村偏偏有个模样最俏、嗓子最甜的姑娘,却被剥夺了这份青春的权利。
  
  这个姑娘叫兰花,今年十九岁,是村头黄老倌的独生女。那模样在全村算拔了尖的,身材高挑,一米六五的身高,一头披肩长发,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,圆圆的脸上经常笑容满面,特别是在笑时,一对浅浅的酒窝,格外迷人。惹得最近几寨的后生有事没事总爱往她家跑,想听听那美丽动听的歌声,想想看看她美丽的身影。可是黄老倌象个凶神,一见那伙后生们,不是龇牙咧嘴地叫骂,就是操起家伙冲出来追打,吓得后生们再也不敢拢边了,只能远远地观看,犹如天上的月亮一样遥望而不可及。尽管黄老倌看得紧,管得严,可是兰花还是和同村一个后生叫石祥瑞的英俊后生悄悄爱上了。
  
  石祥瑞是他们这个寨子,唯一一位有文化的青年,他家庭富裕,是该村唯一初中毕业的,有个妹妹还在上学,学习成绩还不错;其实,石祥瑞学习成绩也很大好,可是命运偏偏与他作对,在他毕业时,眼看只有三天考试了,不知是晚上学习过晚,还是过于紧张,他竟生病了,考试时免强考完,结果也是意料之中,他离录取线差了十多分,家里让他补习,他不愿意,就回到家里和他父亲学起了手艺。
  
  由于他有文化,人聪明,与父亲学手艺很快,不到一年时间就能独当一面,在寨子里经常帮人干活。他人长得英俊,家庭条件很好,有文化有手艺,是村里青年中的姣姣者,得到许多姑娘的青睐。
  
  可他偏偏相中了黄老倌家的独生女——兰花,那是黄老倌家要做一张桌子,请石祥瑞他爸去做,可他爸另外有活,抽不开身,就叫祥瑞去做,祥瑞到兰花家做了三天,黄老倌要外出干活,就由兰花在家做饭招待祥瑞,这样,他们在三天的交谈中,不知不觉就恋上了,他们的相好,可以说是郎才女貌,天造一对,地设一双,惹得许多青年男女的羡慕和嫉妒。
  
  一天傍晚,祥瑞鼓起勇气,壮着胆子,偷偷来到兰花家的屋后,对着窗户轻声唱起山歌,想约兰花出来相见,谁知刚唱了两句,脑壳上“扑”的一声,结结实实地挨了一火筒棒,一转头,见是黄老倌,吓得他双手抱着头,连蹦带跳地逃走了。兰花见祥瑞被棒打,心疼得一个劲抹眼泪,心里暗暗怪阿爸,心太狠,下手太重,难道你年轻的时候就没唱过山歌吗?
  
  其实黄老倌年轻的时候也是个唱山歌的能手。当年兰花她妈就是给唱活了心才嫁给他的。后来事情也就坏在山歌上。那年山里来了个挑货郎的,见兰花她妈长得水灵秀气,趁黄老倌上山的机会,整天对着黄老倌的屋子唱。兰花她妈在货郎的甜言蜜语和给她一些没有看到女人东西,在货郎七唱八唱之下,竟和他私奔了。从此,黄老倌恨透了那些打山歌勾引女人的男人,生怕自己的女儿受骗上当。
  
  转眼到了这一年的深秋,黄老倌正准备在下雪封山之前上山打柴的时候,不料脚腕子扭伤了,上不得山,没奈何,黄老倌只好让兰花上山打柴。
  
  这天,兰花准备一番,第一次进山打柴。云岭山,山高林深,都是细细的山竹。兰花想多打点好柴,便一个劲地往大山里钻,终于在一个小山坳里发现了一片栎树林。她高兴地挥起了砍柴刀,一会儿就砍了两捆好柴,也顾不上擦擦身上的汗,挑起柴捆,沿着小路往回走。谁知七拐八绕走了一阵,她发现自己迷路了,顿时急出了一身冷汗。她想叫,她想哭,但又不敢叫,也不敢哭,山里人最瞧不起胆小鬼,她可不愿当这个一辈子被人笑话的角色。
  
  兰花在山林里已奔跑了两个小时,她头发蓬乱了,衣裳湿透了,太阳已滑到了山背后,山坳里升起了缕缕云雾,山风带着碜人的尖啸声,使姑娘心颤。她恐惧地睁着眼睛,一边跑一边注意着那阴森森的树林。她怕碰上野兽,或者碰到行蛮胡来的坏小子。她越想越怕,简直不敢想今晚会遇到什么样的结局。
  
  终于她放慢步子,思考起来,这时她想起了唱山歌来壮胆。于是,她掠掠鬓发,擦擦汗,放开甜美的歌喉唱起了逗郎歌:
  
  想唱山歌莫怕羞
  
  情郎哥哥快抬头
  
  先到山上花引蝶
  
  再看溪边藤缠柳
  
  ……
  
  兰花一边不停地唱着,一边在竹林里打转悠。歌声随着晚风在山里回荡,越传越远,清脆悦耳的歌声中含着惊恐和悲怆。
  
  突然,她听到前面有什么异样的声音,她紧张地放下柴担,抽出一根粗树棍,把身子隐在一棵巨大的苦楝树后。终于,兰花听清楚了,远处传来了一阵低沉的歌声:
  
  情妹唱歌哥抬头
  
  歌声随着妹妹走
  
  花引蝶来蝶恋花
  
  藤缠柳树抱成球
  
  ……
  
  歌声愈飘愈近,那歌声是那么亲切,是那么熟悉,兰花惊喜地从树后闪出来朝前张望。随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,一个后生仔从竹林里钻了出来。兰花一看,是自己的意中人祥瑞。姑娘“哇”的一声,发疯似地冲了过去,扑进了祥瑞的怀里,泪水汩汩地流了下来,湿透了祥瑞的衣襟。祥瑞心疼地紧紧搂着兰花,拍着她的背说:“妹子,别怕!妹子,别怕!有我哩,我听说你一个人进山砍柴,担心你会迷路,就进山来找你了。”祥瑞不停的安慰着兰花。
  
  兰花听了这话,她那紧紧依偎在祥瑞怀里的身子贴得更紧了。她睁大一双大眼睛,深情地仰望着祥瑞那红扑扑的漂亮脸蛋,又害羞,又兴奋。虽说她和祥瑞偷偷相爱两年多了,可是他们从来没有什么机会说上一句贴心话,更没有一回近距离的亲热过。现在她倒在祥瑞的怀里,从心底升起一种实实在在的幸福感。这种幸福感使她忘掉了少女的羞涩,正是他们情窦初开的时候,兰花情不自禁地把滚烫的嘴唇,贴在祥瑞火辣辣的嘴上。
  
  祥瑞抱着兰花柔软的身子,象是捂了一团火,抱了一块炭,浑身上下火烧火燎。他瞧着兰花那双酒缸一样的大眼睛,吻着她发烫而甜美的嘴唇。突然从他心底升起一种从未有过的激情,他全身颤抖着,用山里人粗犷的动作,忙不失迭地解着兰花的衣服……
  
  兰花没有躲避,她只是害羞地闭上眼睛,任凭祥瑞慌乱地解开她的衣服。突然,她觉得祥瑞的手停止了抚摸,还听他唉地叹了口气。兰花睁开眼睛,只见祥瑞呆呆地望着她的身子。兰花不由地往自己身上瞧,禁也大吃一惊,原来她那雪白光滑的身上,长满了大片大片高低起伏的红疙瘩,红白相间,活象一只癞蛤蟆,显得狰狞可怕。她顾不上害羞,赶忙坐起来细细察看,发现全身都有这样可怕的红斑。
  
  祥瑞耷拉着脑袋,结结巴巴地指着红斑说:“好妹妹,莫怪我心狠,我家就我一个儿子呀!你,你这身上,是不是五婶说的‘瘟病’?”兰花一听,顿时感到天旋地转,急忙穿好衣服,理也不理祥瑞,一脚深一脚浅地朝村里冲去。
  
  祥瑞说的五婶,原是离深沟村有几百里地外的一个外乡人。年轻时,她丈夫身上发起了一片片红斑,接着头发落光,身子佝偻,不久家里先后病倒了十多人。人们说这是“大麻风”,连郎中也不敢登门,全村人人恐慌。一天夜里,来了一群人,一把火烧死她一家二十余口,仅剩下她一个幸存者。后来那个领头来放火的伪保安队长听说她还活着,便四处搜查,要斩草除根,五婶才逃进这与世隔绝的大山里,几十年一直过着孤身生活。
  
  再说兰花失魂落魄地一口气冲下山,急慌慌地推开五婶的门,一见五婶,捋起袖子,哀声说:“五婶,你快看看,这可是那种‘瘟病’?”
  
  五婶一听‘瘟病’二字,心猛地一沉,她知道深沟村的人都把麻疯病称作瘟病。由于七十年代,闭塞的山村医治水平很差,对一些病症不知道,把一些难治的病称“瘟病”。她随即一手举着松明子,一只手揉揉昏花的老眼,仔细地看了兰花的膀子,又解开衣裳看身上。兰花紧张地睁大眼睛看着五婶,象是死刑犯在等待法官的最后判决。终于,五婶深深地叹息了一声,跌坐在凳子上,松明子也掉在地上熄灭了。兰花眼前一黑,“扑”地瘫倒在地,哭喊着:不!不!我不是!这哭声刺得五婶老泪纵横,她是心有体裁会的,她心疼地把兰花搂在怀里,轻轻的安抚着。
  
  兰花跪在五婶面前,凄婉地求道:我能治好!能治好!山上有的是药草,我们都是用草药治病的。五婶,好五婶,你说是吗……
  
  五婶叹口气说:“唉,姑娘,治这瘟病真难哩,不过老辈人讲过治这病要喝蛇饮过的水,还有找个外乡男人,把瘟病传给他,你的病就好了……”
  
  谁知五婶的话还没落音,突然村里人声嚷嚷,火把晃动,祥瑞气急败坏地冲进五婶家里,慌慌张张地对兰花说:“不好了,你,你爹摔下鬼魂崖了!”这消息骇得兰花三魂出窍,她从地上爬起来,顾不得自己的肿块了,发疯似地冲了出去。
  
  这是怎么回事呢?原来天黑后,黄老倌见兰花还未回来,猜想兰花一定迷路了,就擎着火把,一瘸一拐,慌慌忙忙摸黑进山,谁知经过鬼魂崖时,一个失足,摔下了悬崖。
  
  此时,乡亲们在崖下找到了摔得血肉模糊的黄老倌,兰花扑在父亲的尸体上,拼命地哭叫着:爸爸!爸爸!你不能走,你不能走!女儿不能没有你,女儿有话要对你说呀!天啊,把我也带走吧!由于小小年纪就没有妈妈,与父亲相依为命长大,由于从小妈妈离走,没有***关爱,但黄老倌却对兰花非常好,虽然管教严,但兰花物质上需要的东西,黄老倌都能满足她,尽管很忙,却很少让兰花出门干农活。现在父亲又离她而去,怎不叫她悲痛欲绝,兰花凄惨地哀叫着,双手在父亲尸体上抓着,头在地上撞着,撞得披头散发,泪人一般,哭得天昏地暗。一旁的乡亲们看着苦命的姑娘,也都心直打颤,默默含泪叹息。
  
  呆呆站在一旁的祥瑞,望着兰花这副悲不欲生的模样,他的心也碎了。他不管父母的阻拦,走过去对兰花说:“妹子,不管你是什么病,我都不怕,等你爸过了‘三七’,我就娶你回家!”说完,一把把兰花搂进怀里。兰花感激地望望祥瑞,但她却象被火烫着一样,迅速从祥瑞的怀中挣脱出来,说:祥哥,你真的想娶我,就等我一年半截,我一定要把这病治好,不然就不进你家门!
  
  在乡亲们的帮助下,安葬了黄老倌,过后,村里人却很少见到兰花,原来她记着五婶的话,去山上寻找蛇饮过的水,用蛇饮过的水洗自己身上的红斑,治这可诅咒的瘟病。
  
  深沟村山高林深,树木繁茂,山区是个出蛇的地方,天热时“青竹标、火赤练、松花和乌骚蛇等,到处都是,眼下虽已深秋,蛇少了,但兰花想到了山上的泉眼子。这些泉眼子是砍柴人在阴湿的山坳里挖出来的。兰花相信这些泉眼子总会有蛇饮过的水,碰准了也能治自己的麻疯病。于是她漫山遍野去寻找泉眼子,见到了泉眼子不管干净不干净,捧水就喝,直喝得肚子灌不下为止;她也忘了害羞,光着身子去洗,去擦,冷得牙齿直打战也全然不顾。她感到多喝一口水,多洗一次澡,就多一分治好的希望。她盼望着尽快治好病,能和祥瑞哥欢欢快快一起生活。
  
  可是,兰花尝遍了山上泉眼子的“蛇仙水”后,身上的红斑不仅不消,反而奇痒难熬。她思来想去,现在要摆脱瘟病的唯一办法,只能象五婶所说的把可怕的“瘟病”传给外乡人了。
  
  传给谁呢?兰花的脑海里猛然出现了一张稚气未脱的娃娃脸,他就是两年前来到山里的一个外乡小伙子——小篾匠海生。
  
  这天傍晚,兰花拖着虚弱的身子朝后山小篾匠窝棚走去。每走一步,她内心的羞愧就增加一分,好不容易挨到窝棚前,就是张不开口。直到天色黑透之后,才勉强张开口,唱出了声:
  
  想唱山歌莫怕羞
  
  情郎哥哥快抬头
  
  ……
  
  凄婉的歌声在夜空中飘荡,飘进了山谷,也飘进了简陋的竹棚。海生劳累了一天,这时已经上床休息,他听见歌声,知道这是山里妹子定情时唱的“逗郎歌”。他以为是有人选中了他的窝棚作为幽会的场所。虽然他手艺不错,曾获得这里人们的赞扬,但他没想会有姑娘看上他,因为他是一个外乡手艺人。他没当一回事地刚要蒙头睡觉,忽然,歌声却越来越近,而且听见一阵低低的啜泣声,他感到奇怪了,对情歌是高兴的事,怎么唱得这样悲凉?还哭泣?他翻身下床,走出窝棚,想看个究竟。他刚拉一竹门,只见一个黑影慌慌张张往山下跑去,没跑几步就跌倒在地。
  
  海生更觉奇怪,他走过去见是个年轻的山妹子晕倒在地,他看看四周,喊了几声,有人吗?空荡荡的山上没有回应,他急忙弯下腰去,想摇醒昏迷的山妹子。由于,兰花这段时间心力绞碎,父亲的去世,病的折腾,已是疲惫不堪。海生没法叫醒她,只有把她抱进窝棚,放在床上,又给她盖上了棉被。
  
  过了好久,兰花醒过来,她见自己躺在小篾匠的床上,小篾匠坐在一边,深情的注视着她,就挣扎着想起来,但身子却软得没有一丝气力。海生见兰花醒来,急忙走过去扶起她,又从罐子里舀来一竹碗粥汤,小心地用胳膊托起她的头,把竹碗凑到她嘴边,说:“喝吧!喝下碗热粥就会好的。”
  
  从海生口中说出个“好”字,在兰花听来认定是吉祥的兆头,但当她望着海生那张憨厚而带稚气的娃娃脸时,她实在开不了口,眼泪却止不住流下来。海生见她直流眼泪,忙询问道:“山妹子,你什么地方不舒服?还是有什么难事,只要我能做到,定能鼎力相助。”兰花只是抖索着嘴唇,两眼怔怔地盯着海生,这叫她如何开口,虽然,山里面的人粗犷大胆,但一个年轻姑娘,对一个外乡小伙子,又不那么要好,说起那事,真是难为她。那句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,过了好久,才从喉咙里挤出一句话:你,你要不要我?说完,羞得忙把脸扭向里面。
  
  谁知,憨厚的海生一听当真的了。他是认识兰花的,知道她是这一带出名的美人。更是许多男孩子梦寐以求的,其实,海生在去她们寨子里送货时,看到兰花,心里就有了深深的印象,心里就有了她,只是自己的处境不允许而已。当他听到兰花那句话时,心里涌现着幸福的情境,感到无比的快乐。可海生是理智的,他仔细想想,觉得自己自身难保,不能给她一个固定的家,他连忙双手直摇说:“我不配,我不配!我是个贱民!我是个流浪者!”接着,他告诉兰花,他是个受尽了歧视的“狗崽子”,他父母都是城市中的老师,两年前父亲因遭巫陷,被打成右派,活活被造反派打死了,母亲受不了歧视和折磨,也投井自尽了,他是为了生存,才逃进大山的。说到这里他深深地叹口气说:我在这儿也是暂时的,随时都会走的,哪能让你跟着受苦!兰花听了海生的话,心里也有几分同情和感动,要不是有了意中人,说不定还喜欢他。
  
  这时,他们都各自在想着事,海生是真诚的,他想,我不能辜负兰花,心里虽然喜欢她,但要为她着想,他把兰花说的话当成真的。可兰花此时,心里却一直想着如何治好病,听了海生的话,心想:和他完了那事,让他离开,就没人知道了他们的事,她就可以和意中人祥瑞一起生活了。
  
  想着这些,她眼前又浮现着祥瑞的影子,这时,她再也不顾少女的害羞,投进了海生的怀里……
  
  第二天,兰花被一阵悉悉的声音惊醒,睁开眼睛一看,见海生弯着腰往床铺下塞野艾草,他见兰花醒来,不好意思地笑着说:“昨晚跳蚤把你咬得满身都是肿块,我用艾草熏走跳蚤,等一会儿,再用艾草水给你擦擦身,很快就会消肿的,可灵了。”听着海生的话,兰花真象喝了艾汤一样从嘴苦到心,她诅咒自己,她可怜海生,她真想把真情告诉海生,但却开不出口。
  
  下午,海生又端来了一盆艾草水,来给兰花擦身。他掀开被子,惊喜地叫了起来:“兰花,我说灵嘛,人瞧肿块退了!”海生的话,象一把利剑直刺兰花的心房,突然她一把打翻艾草水,“扑”的一声跪在海生面前,绝望地叫道:我,我是个坏女人,你打死我吧!
  
  兰花这突如其来的举动惊得海生呆如木鸡。兰花立即把自己得了瘟病的前前后后,如泣如诉告诉给海生,并且等着海生的处罚。
  
  海生听了兰花的哭诉,却没有象兰花所想的会惊骇,暴怒,甚至狠命地撕打她,他只是沉默了片刻,就伸出手把兰花扶起来,一句一顿地说:“兰花,我不怪你,我一辈子也戽不了你,我愿为你的幸福去死!”
  
  兰花的心被震动了,她扑在海生的身上说:海生哥,我求求你,你赶快下山去吧……
  
  海生拼命地抓着兰花,声泪俱下地说:“好妹子……我走……我马上就走……但我会记住你的!”
  
  当晚,海生提了一个小包袱,离开了那个竹棚,兰花扶着门框,深陷的眼眶里流露着一种讲不清是伤感还是留恋的复杂感情,其实,在她内心里对海生已有了一种依恋和难舍,兰花心里翻转着,海生治好了自己的病,自己却一在要求他离开,只顾自己,是否有些过份,她饱含着泪水,默默地望着一步一回头的海生慢慢地朝山下走去。
  
  兰花目送海生消失在草木丛生的山道之后,又在竹棚里呆呆地立了好一会儿,才失魂落魄地加到五婶的茅屋里,无力地倒在五婶的床上。五婶摸着竹叶滚烫的额头,吓得不知怎么才好。
  
  闻讯赶来的祥瑞,一见兰花,大吃一惊。仅仅几天,兰花几乎变成了另外一个人,原先丰腴的脸庞变得黑瘦憔悴,叫人见了吃惊。他捧起兰花的泪脸,疼爱地说:“这几天你把我找得好苦/。妹子,别难过,村里人若是嫌弃我们,我俩就学五婶的当年的样子,到大山里搭个茅棚子,不信能饿死咱俩。”
  
  兰花没说话,只是流泪。祥瑞把她揽到怀里,吻着她的脸说:“人活一百也要死,咱俩就是做一天夫妻,死了心也甘。”兰花忙捂上祥瑞的嘴巴,伏在祥瑞的胸前,低声说道:祥哥……我的病,好……了……祥瑞一听,惊讶地瞪着眼睛,疑惑地盯着兰花问:“真的?”兰花默默地点点头。
  
  祥瑞简直不敢相信是事实,他扳着兰花的肩膀急急地问:“你是怎么治好的?快告诉我!”兰花避开祥瑞那双灼热兴奋的目光,用手抚摸着他那宽厚的胸膛,流着泪,哽咽着,把这几天的事儿说一遍。
  
  祥瑞听完兰花的哭诉,象遭雷击似地僵住了。山里的男子汉对未婚妻在婚前和别人打情骂俏,并不在意,但特别看重她的童贞。祥瑞他宁愿自己传上麻疯病和兰花同归于尽,也不能容忍兰花委身他人,给自己带来终身的耻辱。此时祥瑞又气又恨,连连跺脚。兰花惊恐地望着祥瑞那张变得越来越难看的脸,万般委屈地说:祥哥,我是迫不得已……祥瑞一改过去温和的态度,象头暴怒的狮子,吼道:“够了!”接着一把把兰花从怀里推了出去。兰花死死地抱住祥瑞,哭道:我都是为了你……“为我?你好糊涂!你破了身子,我……我得受一辈子耻辱,我爹妈能让吗?祖宗神灵能容吗!”说完,发疯似地冲出茅屋,钻进了茫茫的竹林。
  
  祥瑞走了,兰花犹如跌进万丈深渊,这些天来能支持她的精神支柱,随着祥瑞的离开而彻底摧毁了,她不吃不喝,昏昏沉沉。三天之后,又传来可怕的消息,祥瑞已答应了父母替他包办的婚事,和同村的姑娘巧儿结婚了。
  
  这消息好似雪上加霜,兰花顿觉脑袋象炸开似地直闪星星,不能自控。忽然,她什么也不知晓,只是傻笑,冲着五婶指手划脚,一会儿唱着“想唱山歌莫怕羞……”一会儿叫着:祥瑞,祥瑞!海生,海生!
  
  五婶见兰疯了,悔得直掌自己的嘴巴,急得在茅屋里直打转。她想兰花这样下去也不行,就哄兰花说;“祥哥死了,别想他了。还是海生心眼好,海生会回来的。”
  
  五婶的话好象说到兰花心里,从此兰花整天站在村头的那棵苦楝树下,嘶哑地唱着情歌,那双大而无神的眼睛直楞楞地望着通向山外的小路。
  
  五婶为了补救自己多嘴的过错,成日成夜地照管着兰花,几个月下来,累得病倒了,不久便过世了。这下兰花便成了无人照看的疯女,痴痴呆呆,四处游荡。
  
  年三十夜晚,村头的苦楝树下,又隐约传来了兰花那哀婉的歌声。这歌声传到祥瑞耳里,他眼圈红了。他仓促决定和巧儿结婚,是出于惩罚兰花的不贞和解脱自己痛苦的心理,实际上他忘不了兰花,并没能解脱内心痛苦,反而害得兰花发了疯。他从心里感到对不起兰花。
  
  他的妻子巧儿见丈夫愁眉不展,便细声细气地说:“五婶死了才几天,兰花妹子就苦得不象人样了。我想把她接来咱家住,你看如何?”
  
  祥瑞楞楞地望着巧儿,说:“你不怕传上麻疯病?”巧儿说:“五婶和她一起住了那么久,不也没传上吗?”
  
  祥瑞感激地看着忠厚善良的妻子,同意了她的提议,其实,他心里早想把兰花接到家里来,可又怕妻子误会。祥瑞听到妻子巧儿的提议后,立即出门去找兰花。他先到五婶家,兰花不在,他又来到村边那棵苦楝树下,找到了兰花。只见兰花蓬乱的长发披在肩上,身上穿了一件又脏又破的衣衫,瘦弱的身子冻得发抖。见到这副样子,祥瑞忍不住流出了眼泪。他走上前说:“妹子,跟我回家吃年夜饭去!”兰花回过头来,望着祥瑞,象是望着一个陌生人,后退了几步,问:你是谁?我是祥哥!祥哥?兰花突然哭起来,祥哥死了!祥哥死了!
  
  祥瑞不敢和她多说,连哄带拉把她拉到家里。
  
  兰花搬来祥瑞家,在他们喜从夫妻的精心照料下,衣衫干净了,脸色也红润起来,身上也没再出现过红斑斑,只是依然痴楞楞的,天天吵着要到苦楝树下去接海生哥。
  
  一天,祥瑞听说前面山村来了医疗队,他急忙抓了几只鸡,带着兰花去求医。
  
  大夫对兰花的诊断快得惊人:她患了精神病,但不太严重,没啥特殊药,只要不让她刺激,病情就会减轻,慢慢就会好的!祥瑞一听急了,把鸡递给大夫,哀求道:“我们山里穷,没有什么好孝敬的,只要能治好她的麻疯病,我不怕花钱,倾家荡产都情愿。”
  
  “麻疯病?”大夫吃惊地抬起头,打量着兰花,忙叫来了几个医生,替兰花再会诊。祥瑞怕医生不肯治,忙捋起兰花的衣袖,把兰花得病的始末,悲惨的遭遇,一股脑儿地倒了出来。
  
  过了一会儿,医生们长长地叹了一口气,苦笑着摇摇头,提笔开一一张处方:“喏,拿药去吧。”
  
  祥瑞挤着笑脸问:“医生,这是好药吧?要多少钱?”两角钱,“两角钱?”祥瑞不相信地瞪大双眼直楞楞地看着医生。
  
  医生解释说:“她这病叫‘皮肤过敏‘,不是什么麻疯病!是对山里某种植物的花粉或是挥发性的气质发生过敏。比如你刚才说她喜欢站在苦楝树下,说不定她就是对苦楝树这种植物产生过敏,只要吃几片‘扑尔敏’或是‘笨海拉明’,很快就会好的。”
  
  祥瑞做梦也想不到是这么回事,他望着痴呆呆的兰花,一下子跪倒在地上,放声嚎哭起来:天哪!这是怎么回事?
  
  祥瑞撕心裂肺的嚎哭,倒使医生们大为动情,替兰花看病的大夫安慰说:“老表,你妹子的病不严重,他的郎哥来了,也许病就好了。”
  
  祥瑞把兰花送回家,为了弥补自己的一时冲动,他想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惩罚吧,他自己已不可能再和兰花了,为了能让兰花好起来。他明白了医生的话,第二天就下山去了。一个月之后,他终于把海生找回来了,他俩走到村头,只见兰花站在苦楝树下,楞楞的盯着远方,嘴里不停地念着海生的名字。见了他们,奔了过去,边奔边喊:“海生哥!海生哥!”
  
  海生一见,赶紧迎了上去。兰花一头扑进了海生的怀里,象个迷路的孩子突然见到母亲一样,啜泣着,亲吻着,泪眼立时放出了兴奋的光芒!望着这熟悉的情景,祥瑞心里塞满了酸楚,难过地把头别了过去,心想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“有缘无份吗?”
  
  一个星期后,祥瑞和巧儿送海生和兰花下山。他们四人默默地来到了村头那棵苦楝树下。兰花突然回过身,“扑”的跪倒在祥瑞和巧儿面前,轻轻叫道:“祥瑞哥,巧儿姐,别送了,你们对我的恩情,妹子来世一定报答!”说完,拜了三拜,立起身,挽着海生朝出山的小道上走去。
  
  祥瑞怔怔地望着兰花和海生在那条小山道上越走越远,直到他俩的身影渐渐地在远处模糊的消失了。还立在那棵苦楝树下,他茫然若失,长叹一声。此刻,他仿佛听到大山里又回荡着那悠扬悦耳的逗郎歌:
  
  想唱山歌莫怕羞
  
  情郎哥哥快抬头
  
  ……
  
  
(作者:杨智勇 编辑:stwsl)
相 关
信 息
  • 【扫黑除恶督导进行时】中央扫黑除恶第19督导组分五组开展下沉督导2019.04.15
  • 中央扫黑除恶第19督导组分五组开展下沉督导2019.04.15
  • 省市脱贫攻坚惠民政策汇编2017.12.13
  • 松桃“三强化”抓党建促公立医院发展2019.04.26
  • 立博博彩手机官网2019.04.26
  • 严防“低级红”“高级黑”2019.04.26
  • 网友评论:
     以下是对 [立博博彩手机官网] 的评论,总共:0条评论

    • 聚焦脱贫攻坚 共建美好家园摄影展
    • 松桃交通摄影展图片赏析(二)
    • 松桃交通摄影展图片赏析(一)
    • 松桃:梵净春来早 又闻茶飘香
    • 聚焦脱贫攻坚 共建美好家园摄影展
     
    唐永明到长兴堡调研旱情
    【铜仁日报】6月,我们是主角!
    像那掌心的一尾鱼
    【评论员文章】一鼓作气打好脱贫攻坚“春季
    【人民日报】守望梵净山
    学习有方:2015首场主场外交 习近平博鳌行程
    【铜仁日报】精彩课间
    【铜仁日报】衣恋阳光班
    .习近平博鳌演讲五大亮点命运共同体不分亚
    响水云梯,恍如梦境的苗岭古道
     
    放飞青春
    【行摄苗乡】松桃公路展新颜
    【行摄苗乡】最美乡村路
    首届松桃摄影艺术作品展【九】
    首届松桃摄影艺术作品展【八】
    新时代女性
    首届松桃摄影艺术作品展【六】
    夜魅倩影
    首届松桃摄影艺术作品展【四】
     
    服务条款  |  网站导航  |  联系方式  |  投稿须知
    主办:中共松桃苗族自治县委 松桃苗族自治县人民政府   承办:中共松桃苗族自治县委宣传部   中文域名:松桃网站.公益
    Copyri 2011-2017 20yxw.com All Rirghts Reserved 松桃网 版权所有
    铜仁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856-5238723 “暴恐音视频举报”窗口:0856—5230578
    QQ:491069448 qq群:156155093 微信号:stw085699888 地址:贵州省松桃苗族自治县行政 中心三楼
    黔ICP备13004354号-1   技术支持:松桃网站   

    公网安备 52062802000101号

    立博手机版